今天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马尔克斯作品版权的中国之旅
发布人 : Admin   发布时间: 2016年02月15日 00:15

               许多年以后,再逢人间四月,你是否还会回想起,在书店接力诵读《百年孤独》的那个夜晚?4月26日~27日,上千名读者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四城联动,接力诵读《百年孤独》,以此怀念4月18日(北京时间)辞世的世界文学巨匠、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


  在过往的30年间,马尔克斯魔幻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影响了几代中国作家和读者,但他的代表作《百年孤独》的版权,却直到2011年才被引入中国。4月26日是世界版权日,在缅怀大师的同时,本版也试图挖掘他作品的版权引进故事,以示对大师的纪念。


一代文学大师加西亚·马尔克斯已逝,其代表作《百年孤独》滋养了几代中国作家和读者。但是其作品的中国版权引进之路却绝非一路坦途,获得大师的作品授权亦成为中国文学出版策划机构和出版策划人的梦想。为此,《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专访了将马尔克斯作品简体中文版引入中国的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经典)总编辑陈明俊及外国文学部总编辑黎遥,听他们讲述自己的马尔克斯情结及马尔克斯作品引进背后的故事。


  长达八年的版权引进之旅


  1990年,马尔克斯到访中国,发现书店内随处可见各出版社擅自出版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书,这让其颇为恼火,并撂下狠话,“死后150年都不把我的作品授权给中国出版机构,尤其是《百年孤独》”。而在随后的近20年的时间里,中国出版界一直为取得马尔克斯的正式授权努力着,获得这位世界顶级文学大师的正式授权,成为国内各大顶尖出版机构和出版人的梦想。


  2010年,中国农历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新经典正式获得《百年孤独》中文版授权的通知,陈明俊兴奋地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这是一个在中国出版史上可以载入史册的日子。”黎遥则将其称为“中国出版界的一大胜利”。当被记者问及“新经典的成立是为了引进马尔克斯的作品”这一传言时,陈明俊笑着回答道:“这个传言前面只需加上‘一定意义上说’就可。完整地出版马尔克斯作品,是中国几乎所有的文学出版策划人的梦想,我们也不例外。出版马尔克斯的作品只是新经典成立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还同时引进其他优秀的国外版权作品。”


  谈到《百年孤独》的漫长版权洽谈引进之路时,黎遥形象地向记者譬喻道:“这于我们而言,就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的时间。”从2002年到2010年,这8年的时间里,新经典一直与马尔克斯及其版权代理方积极沟通协商,直至最终获得马尔克斯的亲笔签名授权书。


  据黎遥介绍,2002年,他们先是通过各种渠道终于获悉马尔克斯的代理人、被誉为“拉美文学走向世界的幕后推手”的卡门·巴尔塞伊丝的联系方式,然后不断向其发送邮件,“我们在邮件中诚挚地表达引进马尔克斯作品的意愿,介绍新经典的情况(出版能力、出版品质、出版理想、维权作为),介绍中国出版业的整体情况,以及我国关于版权保护方面的法律及出台的最新规范等。”但是这些邮件均石沉大海,杳无回音。


  “直到2006年年底,我们终于收到卡门的回复,很简单:‘收到来信。’”虽然寥寥数字,黎遥表示,“这于我们而言,意义重大。因为之前的那扇大门始终是紧闭的,而这封回信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只要努力就可以推开这扇大门。”之后,卡门也主动通过邮件联系新经典,要求进一步提供更详细的资讯,同时还咨询一些具体问题。2008年,卡门派代表到中国明察暗访,对中国图书市场、出版机构,尤其是涉足外国文学的出版机构,进行了细致调查和严格评估。“这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后续合作中,我们的版权总监和他们见面时发现以前就已发生过这么多故事。”2009年,卡门派私人助理来新经典拜访,并进行深入交流;2010年,新经典收到卡门正式授权出版《百年孤独》中文版的通知,至此,《百年孤独》漫长的版权引进之旅终于尘埃落定。


  在黎遥看来,新经典能获得《百年孤独》中文简体版的版权,得益于中国出版环境的不断规范、版权保护意识的增强,以及对出版社总体实力的认可等综合性因素。而当记者就传言《百年孤独》一书高达120万美元的版税引进费用向黎遥求证时,黎遥表示,由于这涉及合同中规定的保密条款,他只能说是“数目非常大。”


  《百年孤独》并非创作之巅


  据了解,新经典已买下包括《百年孤独》在内的马尔克斯17部作品的全部版权。其中除了小说,还有回忆录、一部演讲集和一部谈写作的书。据黎遥介绍,截至目前,已先后出版了《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枯枝败叶》《我不是来演讲的》《恶时辰》等7部作品,剩余10部小说分别为《族长的秋天》《格兰德大妈的葬礼》《难以置信的悲惨故事》《蓝宝石般的眼睛》《迷宫中的将军》《十二个朝圣故事》《爱情和其他魔鬼》《活着为了讲述》《番石榴飘香》以及马尔克斯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小说《苦妓回忆录》。


  将马尔克斯的这17部作品中文版全部出齐,并亲自当面送给他,一直是陈明俊最大的一个心愿,“我总想带着这17本书亲自去拜访他,本来计划今年3月他生日的时候过去看他,结果传来他身体不适的消息,心中非常记挂,一直默默祈祷希望他好起来。想着等他身体好些,不管书出齐与否,都要去看看,谁料到他竟然去世了。”陈明俊非常遗憾地对记者说道,“感觉就像一个亲人走了一样。”


  其作品在马尔克斯的文学创作中又占据着怎样的地位?对此,黎遥表示,“马尔克斯的作品总量虽然不多,但是每部作品分量都很重,可谓是写一本成就一本。”在他看来,《族长的秋天》是魔幻现实主义最好的作品。陈明俊也表示,就个人而言,他最喜欢《族长的秋天》这本书,“无论是从文学创作的难度还是文学的表达方式而言,其均创造了一种完全马尔克斯式的表达方式。马尔克斯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总是不断地突破自己,一直给大家带来惊喜。”


  在这17部作品中,马尔克斯自己最喜欢《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以下简称《上校》),他曾称其为创作生涯中最好的作品。而在去年该书的首发式上,作家格非称,《上校》是他读过最好的中篇之一。格非认为,尽管《百年孤独》在方法论上做了非常大的拓展,但从作品的纯粹性和力量来讲,《上校》是其巅峰之作。特别是马尔克斯的语言势大力沉、简洁且节制。对此,作家刘震云也认为,《上校》作为马尔克斯早期的作品,有一种“在混沌状态下的分寸感”,着力点在塑造书中人物。而后期的作品则有一股“塑料味”。


  网络侵权不容乐观


  据黎遥透露,截止到4月24日,《百年孤独》一书的销售量为265万册,《霍乱时期的爱情》一书为70万册,包括这两本书在内,已经出版的7部马尔克斯作品总计销量为410万册。当被记者问及这些作品被引进之后是否有侵权行为发生时,黎遥表示,“自从确立版权之日起,我们和我们的律师团队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与盗版作斗争。”据其介绍,目前纸质图书的盗版侵权现象并不是很严峻,除极个别外,仍存在非法出版盗印马尔克斯作品牟利的现象。


  “盗版的重灾区是电子书市场领域,你进入百度页面输入‘《百年孤独》下载’,会出现大串大串的非法下载链接地址。”黎遥甚为担忧地对记者说道。诚如其所言,记者在百度搜索引擎上键入“《百年孤独》下载”,搜索页面多达四五十页,而马尔克斯其他已出版作品的电子书也可以从网上免费获得。对此,黎遥表示,“电子书的盗版侵权行为之所以屡禁不止,是因为目前国内有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相关法律规定并不十分明确,“避风港原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网络侵权成本低、维权成本高的尴尬局面。”据黎遥透露,现实中,网络侵权举证费用、律师费用以及时间成本,往往让他们感觉既费心更费力,“但总体来讲,尽管网络侵权很严重,但是盗版已经在下降,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谈及国内出版界在引进国外优秀作品过程中有待改善的地方时,经验丰富的黎遥表示,目前来说,首先,版权引进方面最大的不足便是跟风现象严重,当某一位国外作家在国内突然火了之后,他的系列作品的版权费用都会水涨船高。对此,他建议出版机构在版权引进费用花费上要量力而行。其次,引进版权作品的翻译质量问题仍有待商榷。“很多时候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丢失原著本身的风貌。”这就要求出版单位要努力做到最好,不能随便对付,避免出现为了赶进度而有四五个人同时翻译一本书的现象。再次,就是侵权问题,而这其中又包括显性和隐性的问题,其中隐性的问题主要指出版机构应按照图书的实际销量来如实地计算版税,与作者之间建立合作信任的机制。最后,随着电子图书的兴起,期待相关主管机构在信息网络传播权等相关法律方面有更为明晰的细则出台,更方便出版机构维权,也更有利于打击盗版。

(转自《新闻出版报》)

推广信息:母婴团购(www.babyichu.com)

           

分享到: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2010 鄂ICP备05003305 湖北大学湖大书局 技术支持:湖北大学软件工程研究所
               
               地址:武汉市 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湖北大学行政楼8楼814室)[管理入口]                

回顶部